人上面的五画有哪些www.75hk.com


ʱ䣺2019-10-07

  隋、唐、五代时期(581年—960年),是中国古代绘画全面发展的时期。由于隋唐两代的相继全国大一统,特别是唐代贞观至开元的一百多年间,政治昌盛,国力强大,版图扩充,经济繁荣,国内各民族关系融洽,中外文化交流也相当活跃,促进了封建文化步入鼎盛,绘画的发展随之蓬勃向上。当时涌现大批著名的画家,见于史册者就达200余人,为前所未有。传为隋代展子虔(约550年—604年)所作的绢本设色《游春图》,是现存最早的一件山水画卷。画家表现了贵族游春的主题,以抒情而又近似记实的手段展示了祖国江山的美丽,和贵族生活的优雅舒适。全图用鸟瞰方式遥摄景物,水面开阔,烟波浩渺,两岸冈峦起伏,层次丰富;屋宇院落,穿插其间;桃李盛开,新绿成荫;春波遴遴,小舟游戈,令人心旷神怡。远处水天一色,莫辨深浅;近处坡岸,游人点点,或伫立赏景,或放马远眺,动作从容,神情轻松。自然与人物,树木与山水,皆沉浸在明媚的春意之中,融洽而和谐。唐代人物画十分繁荣,首都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才济济。初唐的阎立德、阎立本兄弟,来自西域的尉迟跋质那、尉迟乙曾父子;中唐时期的张萱、周昉及后期的卢愣伽、孙位等,皆名著一时。其中以盛唐时期的吴道子最为出名。他一生作过无数佛教、道教壁画,仅长安、洛阳两京的寺观壁画就达300余幅。他的画艺全面,人物以外,山水,鸟兽也无所不精,被后世奉为“画圣”。吴道子所画的人物颇有特色,与晋人顾恺之、陆探微不同,以疏体而胜顾、陆的密体,笔不周而意足,www.75hk.com,貌有缺而神全;他还一变东晋顾恺之以来那种粗细一律的“铁线描”,善用轻重顿拙似有节奏的“兰叶描”;突破南朝“曹衣出水”的艺术形式,笔势圆转,衣服飘举,盈盈若舞,形成“吴带当风”的独特风格,风行于时,被称作“吴家样”。吴道子善于把握住传神的法则,注意形象塑造的整体,故所画执炉女子壁画,达到“窃眸欲语”的地步,十分传神生动。他的画影响远及日本、韩国等地。至今在日本还保存着传为他作的《送子天王图》。唐代的山水画继隋代之后,更为蓬勃发展,趋于成熟,并且形成风格不同的两大主要流派。一是以武臣李思训、李昭道父子(俗称大小李将军)为代表的青绿山水;一是以文臣王维(俗称王右丞)为代表的水墨山水。青绿山水以钩勒为法,用笔细密繁琐,颜色以石青、石绿为主;有时为了突出重点,勾以金粉,使画面产生金碧辉煌的装饰效果,亮丽壮观,工致动人。如传为李思训的《江帆楼阁图》、李昭道的《明皇幸蜀图》等,色彩富丽,情感外露,十分耐看。再如曹霸,精于画马,生机勃勃,超凡脱俗。其弟子韩干,有出蓝之胜,所绘《照夜白图》,用洗练而富有弹性的铁线勾勒后稍加渲染,将一匹烈马狂暴不羁的神情刻划得栩栩如生,四蹄腾跃,昂首嘶鸣,有脱缰而去的势态,不愧为大手笔之作。他曾向唐玄宗说,皇宫禁苑内的良马皆是他绘画写生的范本。韩干画的马脚短而身肥,强悍威猛,具千里之相,有“唐马”之誉,对后世影响较深。如薛稷擅长画仙鹤,杜甫有诗称其画鹤“低昂各有意,磊落如长人”。姜皎擅长画鹰,画面突兀逼人,充满肃杀之气;边鸾善画孔雀,翠彩生动,金羽辉灼;又善于画折枝花,截取自然花木中最能引发美感的部分加以写生描绘,删繁就简,构图新颖。唐德宗时的宰相韩滉,擅长画牛,好用粗重的线条来表现牛的健壮朴厚,富有农家风情,传世的《五牛图》,动态不同,肥瘦有别,毛色互异,笔法简朴而变化多趣,曲尽其妙。此外,滕昌佑的花鸟、刁光胤的羊、萧悦的竹等,皆以独门专科见称于时,给花鸟走兽画的全方位发展奠定了基础。唐代人物画的世俗倾向,到了五代时期更为发展,题材上注重反映现实生活,技法上力求写实,许多人物画带有肖像写真性质,刻划细致入微。南唐画院的画家顾闳中、周文矩、王齐翰、卫贤等,尤其擅长写实人物画,颇有盛名。其中顾闳中曾奉李后主之命,黑夜潜入宅邸,暗中窥察为逃避李后主猜疑而故意纵情声色的南唐大臣韩熙载。回去后凭记忆创作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以向李后主汇报。该图横333.5厘米,纵28.7厘米,分“听乐”、“观舞”、“歇息”、“清吹”和“散宴”五段,各段以屏风等相隔,前后连续又各自独立,描绘了夜宴的主要过程。各段主人公皆为韩熙载,画家将他的心理活动细致地刻划出来:超然自适、气度轩昂,却郁郁沉闷、寂寞寡欢。表现了主人公作为北人不受李后主信任,不得不借酒宴来摆脱烦恼的尴尬心态。显示了画家惊人的观察力,及对主人公命运与思想矛盾的深刻理解。如“听乐”一段,韩熙载虽在屏息静听,但若有所思,情绪沉重,而其余的人物则真正听入了迷,随着乐声的优美韵律,有的抱手,有的侧耳,有的回顾,有的垂立,但皆无韩熙载的政治家忧思神情。这幅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工笔重彩画,设色绚丽而不失清雅,线条流畅而不失沉着,绘声绘影更绘心境,是五代人物画的杰出代表作之一。